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第七关赛后·长大)【作者:冰霜之望】
【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第七关赛后·长大)【作者:冰霜之望】
字数:7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ómo llegas tan tarde?」(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岚空又睡过头了。

  岚家的女孩子们都有自己独特的爱好,岚瞳喜欢去游乐场做吉祥物,岚空则喜欢西班牙斗牛。

  结果就是,岚瞳成为了岚家其中一个学校产业的学院学生会会长——尽管这不是什么有实际作用的职位,但是整个学校只要提到知名度,那么这个几乎是学生话筒的「校长代言人」就是第一顺位。

  而岚空远走西班牙,前去体验成为一个斗牛士的生活。为此,她小小年纪就开始学习西语,并且以家里的财政条件,她要成为一个斗牛士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

  但是阻碍岚空的条件实在太多了——第一,斗牛士大部分都是遗传的,更何况是出于爱好而半路出家的异国女性;第二,性别歧视不会随着她的钱财而消失,甚至偶尔还会被性骚扰;第三是因为西班牙虽然非常适宜居住,而且一些风土人情对于富有教养的岚空来说轻而易举,作为小孩来说还是太难了。

  「Me perdona...Por favor.」(「对不起。」)
  岚空这不是第一次迟到了,在扎堆柴草的第二周,她确实感觉有些无聊,想放弃了。

  今天睡眼朦胧地过来,慈祥的老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内心也挺无奈的——这个外国学生虽然嘴巴上说很喜欢学习斗牛,结果连前两周都受不了,确实有点太过分了。

  今天也是惯例的西语学习,然而岚空完全没有听进去——她又失眠了,而且这个情况越发严重,一开始她认为这是因为自己思乡,后来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这已经是第二天彻夜难眠了,而她的身体已经进入警报模式,却还是合不上眼睛,现在说去看医生会被认为找借口去逃课,只好忍耐着,下课之后再去。
  但是下课之后岚空就想去玩游戏,去吃喝玩乐享受太阳和泳池,每一次下课都让人不省心,看起来就是一个玩疯的学生。

  只要入夜,疲惫的岚空就无法入眠,周围的室友都安然入睡,甚至有一些安静的齁声传出的时候,她就无法入眠。

  她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天花板上倒映着她的影子——明明没有光了,那些黑影却逐渐在有限的空间里面变成一块块几何图形,逐渐变成更黑的部分,在那片本来就不清晰的黑影里面,聚集成了更加混沌、黑不拉几的一片。

  是一个人影,是自己的身影,背后如同有个太阳,把自己整个人投影到墙上,做出什么动作都会反馈给自己。

  周围没有光,却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是完全的黑影,没有灯光,拉好窗帘的程度,却能看到更黑的东西,很清晰地展露在自己面前。

  如同镜子一般,夜晚放松的身心让岚空高兴地玩了起来:对着那个影子做各种高难度动作、不停地变换角度和位置、想象着给那个影子里面的自己打扮,脑补影子中的自己各种成长过的情况,比如往自己的衣服里面塞个枕头,好像怀孕了、好像胸更大了、好像驼背了。

  不停忍住自己的笑,因为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和脑补,而且看起来也非常滑稽,虽然上学很无聊,但是也没什么所谓啊。

  这个晚上,欢愉的岚空睡得很沉,这是她三天以来第一次睡得那么好,也许是因为心情转好的缘故吧,今晚她还做了梦:她变成了脑子里梦想的自己,漂亮、身材好、成熟而且强大,以一个出色的斗牛士傲视整个赛场。

  第二天连Hola也叫的异常响亮,本来岚空在班级里面就因为漂亮的亚裔外貌而很显眼,今天异常饱满的精神面貌让开朗热情的西班牙人和她聊起了各种话题,班级和以往一样热闹,却又有些不太一样。

  这一夜,室友们也乐于和这个开始健谈的少女攀谈起来,入夜后也迟迟不去休息,在黑暗中的悄悄话更是肆无忌惮地涉及两性的话题。

  「岚空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我从来没考虑过谈恋爱的情况......可能是我没遇到喜欢的人吧。」
  「我看有不少男生和老师都很喜欢你,甚至有老师摸着你的手,最好注意一下。」

  「啊~那个大光头好恶心!」

  「我也有我也有!」

  大家开始纷纷汇报自己的性骚扰细节:清洗牛棚的时候被水管淋到了,堆干草的时候被压住了,在拿capote的时候被不小心蒙了起来自己的身体被胡乱地摩
擦,对方好似一个巨人,却对那么小的孩子们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着实令人反感。

  何况这几个女孩子早熟的厉害,被这样的光头大叔性骚扰很难没有意见。岚空也仔细回想之前的上课有可能做的事情,内心有一些恶心的感觉。

  但是,下一刻她却下意识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自己」。

  一样地跟随自己动作,却在头上冒出了两根恶魔的角,正是图画书上的那种恶魔山羊角。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是真的长出角了吗?

  当然是没有。

  只是,刚刚内心的那种恶心的感觉,却又有些念念不忘,又想再体验一次。或许这就是某些新的世界被拓开视野了吧。

  第二天,是昨晚那个大光头的课。

  既然不久前讨论过他那些劣迹斑斑的小细节,岚空应该有所警觉,以防对面对自己不利才对。

  「腰,站直。」

  粗暴、生硬而且有些过于嚣张地摁住岚空的腰,刚好就是挠痒痒那个敏感的地带,岚空整个人抖了一下,被那对有力的大手抚摸自己的身体实在是有些难以感受——最大的问题是一种恐惧而且力量落差能造成高度的紧张。

  但是耳朵却抖动了起来,恰逢起风时,轻盈短发迎飘起,那道长角惹风情——昨晚在那道影子下的长角被自己的头发拂过,一种奇妙的感觉从脑袋上融化了,逐渐地溢满在全身。

  「腰站直吗?」

  「是的,打起精神来!」

  「你是说,精神地站直吗?」

  「没错!」

  跟随着光头对腰部的动作,还做出了如蛇一般扭动的姿势,与其说被挠或者被抚弄得不舒服,不如说是一种主动的反馈,做出来给人的一种挑逗的感觉,舞女一般在绝对性的大手里面摇摆起来。

  「直了吗......?」

  湿润的、泪汪汪的、甚至有些充血的双眼,由下而上那种年龄代差的稚嫩感、身体机能差距巨大的可爱中散发出一阵危险的女性魅力,超出年龄的女人味致命而且危险,即使是猥琐的光头大叔也不由得又退了一步。

  他看到了角,象征恶魔的山羊角。

  岚空则如同一只真正的恶魔,在火焰般的红唇包裹下,洁白的牙齿充当诱人的果实烙印在所有察觉者(其实就大光头看到了)的脑袋里面。

  「继续吧,老师?」

  尔后,岚空恢复了原状,又是那个笨手笨脚,大家都喜欢的中国少女。
  如果说周围的孩子们年岁尚小,还看不到岚空对自己的大光头老师做了什么的话,两个当事人则几乎记住了这件事情,都抱着对这件事的各种思绪回到了彼此的房间。

  那么,我们的视角自然就转到了主角——岚空身上。

  这一晚,和以往那样安静,而「镜子」的那一面,自己又多出了硕大而又凌厉的翅膀,完全包裹自己的羽翼,如同一分为二的茧壳,再加上本来就在头上的一对山羊角,真的是教科书一般完美的恶魔外表。

  「哇啊......」

  不敢相信这是自己。

  突发奇想去触摸自己的角,硬硬的、却又有一些软软的,如同软骨一般的长角表面布满了纹路,抚摸起来手感也很不错,纹路之间的摩擦很是舒服,而且去抚弄和感受这个触角,能让自己的精神产生酥软的快感,小小个的身体被这种新鲜的快感溢满,过电一般抖动起来。

  「抚摸自己是那么舒服的事情吗......」

  本能地低下了眼帘,像是闭上眼睛却又想保持清醒的感觉,索取的一种平衡感。在恍惚的过程中迷离着眼睛,去尝试挤压、摩擦和曲折自己的触角。

  再去尝试扇动自己的翅膀,肩膀不停地用力,僵硬的像易碎的玻璃似的,翅膀却纹丝不动。稍微放松了一下,轻轻地在背部尝试用力,去命令自己的背部传达活动的意图,那对翅膀开始稍稍服从,开始做出小幅的震动。

  扑腾扑腾,小范围内的摇摆。

  像一只蝴蝶——爱美的小女生自然会想到自己可能还是花仙子呢!如果手上还有一根小魔棒,就更加贴切了!

  「可以飞起来吗......?」

  仿佛深陷美梦一般,岚空傻笑了起来,不知不觉真的飞了起来,尽管就是一个小幅度升空,但是双腿着实腾空了。

  如果这是梦,那就再做久一点;如果这是现实,请再荒诞一些。岚空慢慢地漂浮在空中,如同幻想故事一样慢慢地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去长大,成长成自己理想中的模样——有着象征身份的饰品(触角),穿戴着如梦似幻的装扮(翅膀),拥有耀眼的诺大舞台(天空),逐渐成熟而且华丽的自己。

  那对稚嫩的小手伸展出了青葱的手指,原本触碰不到的地方膝盖,现在轻而易举就能摸到,双腿和腰部更加有力地挥舞起来,胸前也不再轻松,而是一种晃悠悠、颤抖且无法控制的摩擦感。

  「我长大了?」

  岚空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在这个夜空中,闪烁着她那好奇而且惊讶的眼神,一根小小的尾巴从她脑后伸出来和她分享喜悦,纵然周遭一片混沌,却又发出萤火虫微妙的灯光。

  去展现自己的身姿吧:勾画着自己身上的线条,和一开始的诞生一般组成一块块几何图形。

  表达出自己的魅力吧:那些七巧板似的形状慢慢组合成一块,如同在建立成一个迷宫,亦或是变成一个自己的特征logo,腹部上是一个完美玫瑰花——或者说她像一个子宫,在周围遍布出了奇形怪状的倒刺,有经验的家伙们都会忍不住吞口水,因为那些倒刺其实是小穴里面的褶皱,这个分布和紧致的形状能让男人的下体一紧,产生一种被包裹的错觉。

  这是榨汁用的极致名器,就这样如同X光似的展现在自己的腹部偏下的部分,一种透视的错觉吸引人想看更多。

  去大展身手一次,让自己的存在越加的耀眼起来吧——那个大光头老师,不是最喜欢这样的自己了吗?去吧,去让他看到自己种下的丰硕成果,去让他看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触摸到的完美肉体。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鼻子就传来了一阵美味的香气:其实并不是鼻子上经过的,而是舌尖上、精神上的味蕾同时产生作用,这种饥渴感从而使得意识上回忆起美味的记忆是岚空·魅魔形态下的一种天性,大量的唾液从舌下分泌出来,充斥在整个口腔。

  魅魔的唾液有催情作用,然而对于自身又何不是如此?只是对于猎物来说,猎人的肾上腺激素更多也在追逐的那种快感当中。

  随着那道香飘飘的轨迹来到了目标的天台外,化作玻璃倒影的一部分穿过了落地窗,来到了光头老师的床前——也许是累了,睡得很沉很沉,而且那张凶狠猥琐的表情也消失不见了,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号的婴儿一般。

  稍稍在空中漂浮,不让自己的身体惊醒对方,柔软的掌心来触摸对方的下巴,几乎是捧着的姿势来把光头老师的嘴唇送到自己的舌边,去舔舐自己觉醒后的第一次美食。

  不像自己曾经吃过的任何东西,闻起来是浓烈的男性荷尔蒙,舔舐起来还有一些胡子茬留存在脸上、混杂着汗痕的油腻味道。却也刺激着脑袋上的一阵电流,贪婪地亲住那硕大的双唇,舌头如同钥匙一般敲开了大门,瞬间溢满了牙齿上的所有缝隙。

  在睡梦中的老师本就无所防备,就这么一下饱满的感觉涌入嘴里,一时间也不可能反应得到这是什么场景,再者岚空的舌头确实非常柔软,慢慢地堆积在了老师的整个口腔,本能地分泌出唾液,两人的舌头很快就纠缠在一起,老师在迷迷糊糊中也抱住了空中的岚空。

  岚空顺势坐在了老师的腹部上,轻飘飘地拍打着自己的翅膀,调整着在人上的重量,双手从下巴往下移动,隔着衣服就捕捉到了乳头的位置,找到什么好玩的按钮一样利用自己成长过的手指搓拿起来,拇指和食指同时捏住乳头向外做出拉扯的姿势,在老师发出激烈的反抗之前把舌头往喉咙深处灌进去,舌尖做出一定的按摩动作来刺激对方,喉咙深处直接被刺激但是又敏感的干呕让老师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意识。

  稍稍显得坚硬一些的指甲轻轻刺击了一下乳头,惹得对方终于轻哼了一声,岚空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对方的口腔。

  双手摊开在对方胸膛上做出拨开水流的手势,慢慢地平抚刚刚的激进刺激,再弯下腰做出一种猫咪的姿势,没有内衣来束缚住的柔软胸部代替之前的手,挤压住老师的胸部,轻缓轻缓地往上推拿,挤成一团的乳肉波浪淹没了胸部、肩膀、遍及脖子,炙热而且安心的温柔乡逼迫男人醒了过来,却只能见到硕大而且白嫩的奶子,下意识地去张嘴吸吮乳房,岚空也下意识地把自己的睡衣拉开,把自己的乳头塞进他的嘴里,一只手就抱紧对方的后脑勺抬高了位置,稍稍让对方更为集中注意力在自己嘴边的大量乳肉上。

  同时呢,刚刚活动过的手开始摩擦男人的腹部,本来就热开的手指利用指尖在三角地带做出搔痒的动作,借着利用自己性感的指甲背去轻触逐渐勃起的肉棒。在准确地在体外就抚摸到勃起的股间后,利用自己柔软的手部动作和肌肤爱抚起了两侧的大腿,与男人执拗的吸吮动作相对应,岚空也在下体的三角地带进行着着重的刺激,体温和血液逐渐集中在一处,并且产生越来越敏感的热度。

  「好的好的,老师慢一点吸哦,如果太快的话就会有很多乳汁出来了哦。」
  针对着男人越来越快速的吸吮动作,岚空也毫不留情地单手脱掉他的裤子,爱抚完毕、冲分勃起的肉棒很自觉地被吸进了手心中,纵观是第一次做出爱抚男人的动作,岚空依然很有力地握住对方的肉棒,那瞬间就在握住自己的魔法棒一般:尝试完美地握紧,但是手又不够大,努力地将它环起来。

  手掌完美地托住了摇摇欲坠的肉棒,指环扣住了输精管部分,岚空虽然长大了但是手依然没法握紧男人的整根肉棒,于是不停地用力挤压着对方肉棒,尝试将对方整个人控制在自己手上。

  但是这么做只会像一个逐渐夹紧的手穴,即使还没有上下动作,肉棒想要挣脱一样进行更加猛烈的血液循环,因吸吮乳房和被单手握住的刺激从而变得更大——越吸吮就越舒服、肉棒越大就握地越紧,这种恶性循环不停地破坏着男人的定力。

  终于勉强握紧了男人的肉棒,连做出撸动的动作都很困难,为了成功做出动作只好用力往下压了下去,本来就把肉棒挤压地动弹不得,这么一下活动直接就把精液榨了出来。

  男人就在乳房下面因为射精的快感而不停抽搐,舌尖在乳头上胡乱地舔舐,过于强烈的射精快感也让牙齿在诱人的葡萄上失控地摩擦着,本该痛的感觉却让岚空有一些许的快感,精液就这样洒落在她的手臂、臀部、后背上,此时从尾骨部分突然窜出一条尾巴,把这些精液舔食得干干净净。

  「呼呼,接下来,接下来应该......」

  接下来应该开始进食了,然而。

  岚空睁不开眼睛了。

  这是她第一次觉醒,本就消耗了巨大的体力,或许她现在还没有发现,眼下的身体并不是她本身的,现在的一些行为,早已让真正的她到达了体力的极限。
  换言之,接下来的任何事情,她都无法继续知晓。

  「......应该,到我出场了哦。」

  刚刚温柔而且充满玩玩具的童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女人味、富有魅魔典型危险感觉的致命诱惑。

  男人紧盯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内心不停地跳动着,仿佛情窦初开的处男,几乎要把自己的心脏跳穿。

  既然男人已经清醒了,魅魔·岚空也不客气了。在对方射过一发,进入贤者模式的时间,利用自己极具魔力的双眼将目标锁定,逐渐将对方的内心俘虏下来,只是相互注视着就夺取对方的心智,散发出一种真正恋人的暧昧和情趣,魔力逐渐调整掉对方的意识,很快就深陷在那对散发出紫色微光的黑瞳中。

  「小妹妹已经帮我预热好了吗,真棒。」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本来因为射过一次之后半软的肉棒因为气氛和魅惑的缘故,逐渐就变得更大了起来,龟头很快就戳到了屁股的软肉上面,「别急别急~那里不是你想要的地方哦~」

  对方完全就没有在听,双手直接抓住两瓣屁股肉,夹住自己的肉棒上下磋磨,惹得稍上位置的尾巴被龟头自然而然吸引过去,被屁股挤出来的龟头被魅魔的尾巴吸住不放,内部分泌出大量的汁液利用落差淋浇在龟头上,那种黏糊糊的热流一瞬间让肉棒膨胀起来,主动往着尾巴的内部送。

  内部褶皱模仿着女性弹性的一部分,明明在略微用力收缩肉棒活动的空间,但是充满触感的淫肉空间在吸吮的同时往反方向弹开,有一种没有夹紧又要努力凑上去的发力感,而且失去控制的肉棒即使往着肉壁里面用力地顶动,激烈的碰撞快感也会全部奉还到根部,甚至传达到阴囊,敲钟一般产生震荡的快感。
  「越用力越舒服哦,亲爱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宿主过于疲惫(何况她还是处女),这一次进食魅魔只打算用尾巴解决对方,尾巴拥有独立的意识,却也会挠痒痒一般过电的感受。

  尾巴故意做出了弯曲的形状,以便让对方的肉棒能轻而易举吃到底,马眼还能被内部的肉粒塞满,仿佛一个串珠似的一颗一颗摩擦过去,一条履带一般不停地拨打着马眼的部分,这种直白的刺激强制精液再次溢了出来。

  为了不让精液溢出,尾巴分泌出大量的爱液代替精液流出自己的尾巴口,其余的混杂着自己的爱液往着内部送去,如同一只倒灌的小水管,还发出一种下流的吞咽声。

  「慢着慢着,不要把他弄死,停下来。」

  尾巴仿佛是魅魔的狗,强行被扯开,而那还在狠狠咬着肉棒的入口虽然还在使劲卡着伞部,但是因为魅魔的魔力缘故硬是被拉走了,就好像一个扒开的塞子,堵在马眼上的褶皱松开,大量的爱液就着精液喷了出来,香槟一般泛着泡沫,肉棒要裂开似的。

  「我只是让你尝尝鲜,不是让你弄死小妹妹的老师。要是被猎人找到我们就不好玩了,嘿嘿......」

  魅魔坏笑起来,无论如何,今天这样的小试牛刀也不算太坏。至少,对于岚空来说,魅魔还是帮她保留了处女,能选择到自己喜欢的男性奉献出去,而不是直接用于破坏享乐的枷锁。

  梦醒时分,岚空再次回到现实——高挑、美丽、强大的自己消失了,又是那个小小个,还有点难以保持自身平衡的瞌睡感。

  「Me perdona...Por favor.」(「对不起。」)
  这就是她们的第一次相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